卓尔

好好学习

Redland红土:

重感冒,神志不清,请假一天,看实况去了(。)
油画棒真好玩……
完了昨晚我画完洗手没。
每次摸小助手都打冬哥tag怪怪的…

蝓蝓儿:

《严父反畎》

小的是我大的是 @非良犬 


①我给小表妹画了这个关于亲情和友谊的温暖小故事 

②她恶心得哭了

③恼羞成怒的我把她打了一顿



褚肆:

#怪诞小镇#已授权

*禁止二转/禁止商用以及修改*

Hats off to you-!;-)

作者Facebook @shourca

原址 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shourca/

【Billdip】恶魔的日常系1(全程第一人称请慎入)

  【本文所有注解为本世纪以来最了不起的恶魔——你们知道是谁,友情添加】

  写给你们的开场白:嘿,亲爱的信徒们,当你们看到这里时,也许都在床上无聊着呢,或者在想着你们的爱国精神——呕,那可真是……
 
  刚刚我才为前主人完成一项艰巨的任务(注:那个老不死的家伙想让我为他找一个能够解除脓包的方法,我就向他头上砸了一些臭鸡蛋——瞧瞧,万事大吉。),可是,看看这烟熏火燎的法阵,又有谁把我召唤出来了?我才刚回到地狱里没几分钟!让我来瞧瞧(法阵)有什么破绽…——喔,这条线画得可不怎么直,但没有缺口可以让我逃出去,既然这样我只能希望他是个新手的法师(注:嘿,我还记得以前在埃及有个学徒想要偷偷召唤个大家伙,结果被那个家伙——就是我。给吓死了,因为我变成了一个穿着裙子的水牛。)
  啊哈!一个年轻的男孩——等等,别告诉我主意,我要变成一个大的斯芬克斯还是牛头人?(注:也许应该变成一团臭气,这样能把那个男孩熏死。)
   想了半天我还是变成了全身长角的巨怪,身上长满了肿瘤和脓包,再拿上一柄巨锤,等这个男孩吓得跑出法阵的时候,我们可以把他啊呜一口——你懂的。
  我尝试在法阵周围制造点烟雾,这可以带特效,当你们想要召唤点什么的时候总是喜欢这个,对吧?
  “ 是谁召唤伟大的魔王来到此处——”我已经尽量压低声音了,哦,别太挑剔——毕竟这总是很有效。我已经举起了锤子准备砸向那个男孩(注:虽然我没办法离开这个圈真正砸向他。啊,真该死,偏偏他画的法阵没什么太大的错误。),腐烂的臭气翻涌着,我也展开了翅膀,嗯,没什么差错,都很可怕(注:有一次召唤时我拿不准该变成什么好,结果变成了一半鼻涕虫和一半狼人——根本没把对面那个老法师吓到,还差点遭到他一顿毒打。——别笑!)。
  正当我打算把我的台词说完时(注:地狱里都搞这套,当我们被召唤出来时总是要说点什么——当你站在困住自己的圈里而且无能为力的时候,相信我,你总是需要夸大其词地给自己点自尊。),对面的男孩嫌弃地看着我,(注:这失望的表情!难道你以为我是什么撒旦?召唤出来我已经很不错了!) “我还以为召唤出来的会是巴尔,(注:哦——别提那个所罗门召唤出来的家伙。)或者阿祖特,(注:嗯?是那个好吃懒做的?)更何况你也不是一个魔王——还有你身上可真够臭的。”这真是个讨厌的男孩。
  巨怪的锤子停在了半空中,“呃,你说什么?”低沉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吞了个鹌鹑,我犹豫不觉,连翅膀也要蔫了起来。
  他没被吓到——这可不太好。
  “这样子有点太蠢了。”他说。我注意到他的脚尖离保护他的法阵那条边线有多么近——该死的,他又把脚收了回去!(注:明明还差一点点!等他碰到那脆弱的石灰粉圈我就可以自由了!)
  我又气馁又恼火,可又伤害不了他,只能重新变回我最喜爱的青年形态(注:这可是按照巴比伦王的完美比例变的!当然,偶尔我也会觉得几何形也不错……)。“那你又喜欢什么样的?”我不耐烦地坐在了地上,试图等待找到对方话语中的漏洞(注:这可是一种专心致志的工作,说了你们也听不懂!)
  “别油嘴滑舌,恶魔,小心我用恶咒!(注:它们伤人时可痛了!这让我想起了印度那个女祭司——现在是什么时代了?也许她还活着,或者住在我给她建的那个墓碑底下。)”
  “啊,好吧好吧,”我举起了手,表示投降,“你说什么就是什么。”


【故事设定请看前文】

 
 
 

 

 

❤❤老二毛:

*NSFW

*pic3,GB,双性注意

*pic4,M/R脐橙注意

*pic7,pedo注意

……我觉得你最好是别点开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