卓尔【小号挂挡中

越过山丘,去往远方

【Billdip】伪神和羊羔5上(架空)

  战舰如无情的利斧劈入深海,风鼓吹得帆翼嘎吱作响。Dipper仍然待在自己的客舱中,他已经厌倦了在东方地平线上搜寻阳光的踪影,以图看见大陆的行为。总会到的,很快就会。
  他靠在床铺边的桌子上,看着摇晃的提灯,百无聊赖地不断把匕首扔向对面的柱子,那里已经密布了无数的小孔。
  突然一阵带着尘土的风吹了进来,他转头,正好看到Sotty从神袛道路里走出来。上一次他和这位刺客见面已经是一年前了。
  “你难道就不能换个别的方式过来?”Dipper说,“我记得海上可不只这一条通路。”
  上一次见到这位高个子女人的时候,她似乎穿着同样的衣服:黑色的斗篷,黑色的靴子。只有她修长的手指上数不清的指环是别的颜色。刺客抵达的时候看上去情绪很糟,Dipper的欢迎并没有让她感觉好些。“你以为我喜欢这种旅行么,上尉?在大海中寻找一艘船?简直是挑战极限,几乎没几个人可以成功的。”
  “至少这证明了你很可靠,不是吗?”Dipper嘀咕着。
  “看来你在礼貌方面真是没一点进步——好吧,我可没看出来指挥官喜欢你哪一点。”
  “那就是你没看出来的那些点,Sotty,你找我干嘛?”
  Sooty皱了皱眉。“那个东西跟士兵们在一起,在城里。”
  “围城还在继续?你的信息是什么时候的?”
  “一个星期内,正好是大屠城的时间。不管怎么说,”她继续道,“至少有点进展。”
  Dipper向前俯身,“你说的那个东西在哪支小队?”
  “告诉你哪支你都知道?”
  “差不多吧。”Dipper哼了一声。
  Sotty的眉头皱得更深了,她举起一只手,审视着手上的指环。
  “直系军的队伍。她是其中一名新兵。”
  ——【看来是有神袛在和我们玩游戏,可问题是,哪个神袛?】Dipper闭上了眼,他不该吃惊的:“我记得直系军在战争中,穿过了异族的缺口,深入过沙漠……”
  “那是旧王时代的事了,Dip。”
  “好吧,”Dipper说,“那么我要去指挥直系军的小队,我的任务会把他们带到指挥官面前。”
  “来不及了,那个新兵已经混入了战场。”Sooty苦着脸说,“或者是顶替的部队。”
  “哦,拜托,”Dipper起身,“我关注的是那个新兵,只是它。我可不相信其他人会叛变。”
  “怎么计划那是你自己的事,而我得到的指示是提醒你保密,保密工作的重要高于一切亲爱的,尤其是现在。当你抵达那里时会有代理人和你联系。然后,别再相信任何人——你的新兵已经找到了她想要的武器,并且会用它给我们致命一击,后果是我们无法承受的。”Sooty的眼神闪烁着刺人的目光,“如果你觉得无法承担……”
  Dipper仔细打量着站在他面前的这个人。“如果真有你说的那么糟,为什么指挥官不派几个刺客去干掉她?”
  Sooty的脸几乎像是要拧到一起,“一个神袛已经占据了她,我的上尉。处理她的计划需要做些……调整,你必须服从命令。另外,陛下觉得不必让他①帮助也势在必得,是时候让直系军……”她顿了顿,“卸甲归田了。”
  “为什么?”
  Sooty瞥了一眼Dipper,“你以后会明白的,”她张开了双臂,“一个有理智的统治者,他的期望和需求都会恰好相反。”
  神袛道路在她身后浮现,她转身走了进去,消失不见。
Dipper关上了房门。
……

——Tully正在穿过通往临时指挥部的院子,一名士兵拦在她面前。男孩的脸上满是狼狈,好几次张开嘴,却一句完整的话都没说出来。
  “女法师?”
  她停下了脚步,“发生什么事了,士兵?”
  士兵回头看了一眼,然后说:“警卫们说他们遇上了点麻烦,所以叫我来——”
  “谁?什么警卫?带我去找他们。”
  “是的,长官。”
  她跟着士兵穿过围帐,来到了建筑的转角,先前的那三个直系军中的两个正靠在那里等着她。
  Tully盯着他们,下巴抬起,哼了一声,“你们就是需要帮忙的警卫?”
  中士和那个褐色皮肤的男人迅速交换了一下眼神。
  中士先开了口:“我梳理了一些过去的线索,”他说着,斜眼瞅着身旁的同伴,“高层已经有人在注意我们。或许是宫廷本身,又或许是贵族——有人说他们已经回归执政了。”他安静了一会儿,“现在,帝国又派来了一个新上尉,估计是来砍我们头的。过去几个月来了四个上尉,加起来还顶不上这位的一根汗毛——”
  “我听说过那计划。”Tully心不在焉地看着下方的道路,“那个人直接从皇宫出来,要进入前线的圈子。”
  “也许是因为那个新兵,”中士身旁的那个男人耸耸肩,“就一个新兵而言,她太年轻了,让人怀疑。”
  “那个女孩?”Tully冷冷地问,嘴唇抿成了一条直线,她的直觉提醒着她先前对那个女孩的看法,有些别的什么东西。
  “Zola。”中士犹豫了一下,他明白对方问话后面的意思。“放过她吧,”最终他说,“暂时的。”
  紧张的情绪在Tully心里酝酿,她似乎预料到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。
  远处传来了马的嘶鸣声,他们都将注意力移到了正在进城的四轮马车上。
  “你觉得我们的新上尉到了吗?”中士身旁的男人咧嘴,冲着马车回应了一个轻蔑的表情。
  中士被逗乐了:“或许吧,我们快把头低下,城墙上的人看到我们可能会坐立不安的。”说完,他的幽默收了起来。
  事实上,他们已经参与了这场游戏,反正事情也不会更糟糕,没有必要在更复杂的事情里搅和不清了。
  Tully看着下面的那些络绎不绝驶来的马车。再远些,就是异族的山脉,和帝国的山脉交错着,铺展到平原。
  在那个熟悉的山头,一群士兵正在骑行,即使在这个距离,她也能认出其中的几个——是第三队的工程兵。
  “那是剩下的士兵。”中士说,转身盯着女法师,“都是大肃清活下来的老兵。”
  “哦?”她假装没兴趣地应声。
  她需要立刻解读套牌。
 

注:指与国王同盟的那个神祗,在前文不断提到
 
 
 
 
 
 
  

 
 
 
 
 
 
 

 

评论

热度(9)